小猴子SEO-那一课-那一课 【短篇故事】体验死前的那一课、那一课

小猴子SEO

当前位置:小猴子SEO>SEO资讯>

那一课 【短篇故事】体验死前的那一课

发布时间:2021-05-17 11:57   来源:网络 关键词:那一课

那一课

1
最近头痛病又犯了的巴寺被医院下了病危单。医生没有给出明确的时间说他还能活多久。只是告诉他尽早办理入院手续。巴寺两肘顶在膝盖上,夹住病例的双手扶住额头。发热的耳朵能听到的只有秒针发出的啼啼声。

如果尽早住院治疗或许会有转机,而且···,医生打破安静说道。

我接受,巴寺打断医生。

2
医院门口,巴寺拿出打火机的同时,一根烟递到他面前。

借个火,一条卡通围巾格外显眼的中年人道。

“我在门外听到了,你很坚强”

“可能是还没反应过来吧,也许掐了烟会疯的”巴寺的目光又停在了围巾上。

“呵!女儿给围的,我可没疯。”中年人夹烟的手指向车里的小姑娘。

“看的出你很幸福。”巴寺被阳光刺到眯上了眼。

“你打算怎么说。”

“嗯?嗯!”

“没想好就先保密吧。他们不一定能接受。”

“你去脑科检查干嘛?”巴寺想起来脑科门口就只有他们俩个人。

“常规检查,谢了。”中年人把烟头插到烟槽,拍拍巴寺走向女儿。

3
“哥,咱家那条老狗死的时候难过了没有?”

“不太难过,毕竟就呆了3年,叔叔寄养在咱家的。”

“那这教授死了,八公应该知道,还一辈子都守在站台!”巴寺显的有些难过。

“狗嘛,就是这样。人应该只会难受一阵子吧!”哥哥拿着遥控器犹豫要不要转台。

如果真是如此,倒也随了巴寺所想。如果把自己当做狗,家里人会不会好过一些。可狗要是活了20多年,也应该寿终正寝了。巴寺想想自己也就是3岁的狗龄,大家在他不在之后也会不太难过吧。

4
“狗屁逻辑!”大久嗤嗤的嘲向巴寺。“大半夜的叫我出来,说你要挂了,还说我交了十几年的狗朋友!”

始终开不了口的巴寺辗转在床,总想应该有人知道这件自己还没有接受的事情。也为自己想想应该如何,应该用怎样的方式去让身边的人知道自己即将死去的消息。唯一能倾诉的对象只有自己的好友。

“你不就是头痛而已么,是不是误诊?现在这些大夫都没什么把握。”大久有些坐立难安。

巴寺拿出病例递给大久,同时也希望事情真的如他所说。他把消息终于告诉了身边的人,又得到了一些回应。于是巴寺感到自己应该不至于是条狗那么简单。这让他认为是不是应该让所有身边的人都知道自己即将离世的消息,难过的早些难过,悲伤的早些悲伤,以便最快的遗忘自己。

“走吧,去我那里,有酒。”大久发动车后,目光转向了后视镜。巴寺余光中看到了大久的眼睛有些泛红。想想先来场大醉或许会打开些思路。

5
“你离婚的时候,难过么?”

“和你比的话,是小事。”

“吗呀,你看这鸡皮疙瘩!“巴寺嘲笑大久的话有些肉麻,不过酒量很大的大久应该还没有到说胡话的阶段。这让巴寺有些欣慰。

“怎么说呢,离了还能另寻新欢。但丧偶就不一样了。人没了就是没了!”

人没了就是没了,再也见不到的感觉和说再也不见的感觉有很大的差距。人在时间的驱使下,会原谅,会释怀,而且也会有再见一次的冲动。可真是人没了,再也见不到的时候,除了用来遗忘,只能用来痛苦。巴寺想到关心自己的人因为自己的死而痛苦,又有些犹豫该不该说出来。

6
巴寺醒来的时候,大久发来短信告诉他先去上班了。有些宿醉的他紧接着接到电话,是医院让他过去一趟。巴寺还没有想好要不要住院,而且还没来得及告诉其他人自己生病的消息。“算了,要死的人是我,反正也是倒计时而已!“巴寺也很难想象自己为什么会如此镇定到现在。他认为人之将死,可能也不会有什么好挣扎的吧。

“真是不好意思,护士昨天录错了患者信息,你只是偏头痛,平时多注意休息,开些药就行。”脑科医生且有惭愧的表示。巴寺有些无措:“你这是拿我当狗耍呢?”

“真是对不起,昨天弄错了您的病例。发现患者的化验单和您的调换了。”巴寺看着在旁边解释的护士,微笑起来不像是给儿童打针的样子。

“我说我怎么就能活3岁···不是,这么年轻就挂了呢。”脑科门口泛起巴寺大笑的声音。

走向医院门口的巴寺脚步轻盈了许多,酒也醒了。伫立在门口掏出打火机的时候想到了什么,又跑回了脑科。

7
“哥,你说人要是知道自己快死了,会不会告诉身边的人?”

“看情况吧,要是还有希望,兴许会告诉。”

“没希望,已经钉死了。”

“那还是会告诉,毕竟人不是猫。不可能悄悄的找地儿死掉。”

“你能不看动物世界了么?换台。”

巴寺记得外婆喜欢养猫。外婆养的猫都非常听话,都没有了本该高傲的个性。外婆说有的时候并不是人在养猫,而是猫愿意陪在人的身边。不过巴寺还是认为猫是高傲的,毕竟它们面对自己即将死亡的时候,会选择离开。但外婆说的没错,那位借火的中年人选择了留在家人身边。

8
“猫?估计有9条命,每一条就是一次新的生活。”大久可能在找乐子,或许是想安慰巴寺。巴寺想如果真有9条命也不会离开身边的人吧,那样没什么人情味。当想到这里巴寺觉的是人人都会如此?还是另有所想?

“你接下来怎么安排的,有什么主意?”大久打断正在思考的巴寺。

“什么什么主意?”

“住院治疗么?还是就这样撒手人寰?”

“我去!昨天还那么肉麻呢,今儿就撒手了!”巴寺忘了告诉唯一知情的大久,自己没有生病,更不会死。“不住院了,就这样顺其自然吧,反正···”

大久又打断了巴寺正想开的玩笑话,“反正都是死,留剩下的时间享受余生是吧?”

“我跟你说,你看这么开也挺好,今天在公司就想你这事了,于是我考虑放年假,哥领你云游···”

此时的巴寺看着为自己的事情而兴起的大久没说什么,突然有一个想法影响到他。如果那个围着女儿卡通围巾的中年人行将死去,最后一刻也要陪在家人身边,总有一天会暴露他生病这件事情。到时候他身边的人对他又是什么态度呢?还是说真的像猫一样默默离开,那样做对他的家人来说过于残忍了。不过巴寺想到的是如果自己真的要死了,医生还没有把所犯错误纠正过来,他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他是否要迈出这一步,提前体验一下行将死去,身边的人对他是什么反应呢?

9
“哥,我要是不在了,你会怎么样?”

“你不能先结婚,这让我怎么在家里呆。等等,你有女朋友了?”

“我的意思是死了,真的消失,彻彻底底。”

“你想要遥控器是么?”巴寺为没有和哥哥对话在一条线上感到抓狂,接过遥控器的手顺带递过那份本就不属于巴寺的病例。“你是兽医,应该看得懂这是什么?”

“小寺啊!哥对不住你,打小就拍你的头,你这是要报复我么?”哥哥性情大变的抱住巴寺,这到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但心中像打太极一样,既窃喜又觉的过分。“先不要告诉爸妈,我怕···”巴寺的话被哥哥抱紧的说不出来。

“明白,知道了,小寺啊!”巴寺清楚哥哥是单纯的人,没想到单纯的过分。还是说这就是身边的人没有杂念的关心。巴寺看了眼手中的遥控器,想想哥哥是关心他的。

10
“好久不见”

“是,好久不见”巴寺的喉咙有些紧张,故意压低自己的声音。

“什么事,还记得约我出来?”

“没,什么事。只是想见见。“还是有些许放不开的的巴寺想开启一个话题:”还没恭喜你拿到硕士学位。“

“谢谢,都几年之前的事情了。”

“是啊,你要走,我也没留你。”

“你不会觉的当初是因为这样才会分手的吧?”巴寺有些错愕直面迎来的问题,“还有其他么?”

“是啊,你还是注意不到身边的人。”巴寺皱眉继续听到“当时大家去野外郊游,用炮竹炸了地鼠的窝还记的吗?”

巴寺回忆当初他没制止朋友们过分的玩乐,和大久在车里吸烟。女朋友用牛仔帽兜住一只被炸懵的地鼠坐到巴寺旁边。于是两人吵了起来,大久对巴寺女朋友说他不喜欢这样。回到城里,女朋友把地鼠放到了公共花坛里。

“因为这事你后来都不怎么和我说话,没想到你还挺喜欢动物的!”

“嗯!估计随我哥,他拿到兽医执照了。”巴寺放开了些。

11
“谢谢了,还送我回来。”

“之前也是这样经常送你。”巴寺就这样伫立了几秒。

“我走了,再见!”

“小久,我快死了。”

12
“你什么时候告诉她的?”巴寺有些慌张的问向大久。

“你俩分手,也别总牵扯到我啊!你还好,我一直认为你都忘了我妹妹。她可是五次三番的问你这问你那。”大久有一种要咆哮的趋势。”我离婚这么大的事,她从来没过问过。“巴寺倒是知道小久不怎么喜欢她的嫂子,大久离婚了,她还不暗自乐去。

“不过也证明,生死这么大的事,你还跑去告诉她,你还是在意我妹妹的。”

如果说谁会是巴寺念念不忘的姑娘,那应该是小久了。但巴寺不清楚小久是否也在意他。就算已经多年不联系,谎称自己快要死去来欺骗小久,应该会是错误的决定。巴寺想冷静自己,不想在继续打太极,徘徊在这样的骗局中。

“我妹妹哭的很惨吧,诶!我可怜的妹妹。”大久悲从中来。“当她知道你要死的时候哭的更惨!”

巴寺想到对小久谎称自己快死后,小久紧紧的拥抱,不免回忆两人的过往。也从大久的口吻当中看的出来,与曾经的恋人之间还是两相难忘的。如果现在说出真相,是否这段重燃的美好就此戛然。此时的巴寺自私起来,他要当那位中年人,能当多久是多久。

13
“喏,吃吃看。”巴寺尝了尝哥给端过来的丸子。“味道如何?”

“闻起来很冲,口感还凑活吧。是什么?”

“今天站上送来一匹受伤的马,没救回来。马夫就杀了,还送了一些给我。”

“马肉是这样的么?”巴寺好奇与之前吃到的口感截然不同。

“马睾丸”哥哥轻笑道“怎么样?”

巴寺抑制不住自己脑补的画面,有些上涌的感觉冲到喉咙。“是不是怕我死不透,跟你说没几天了!”

“我这不是琢么给你弄些没吃过的,兴许能补补。”

“那也是找补脑的啊!你 ,你行医执照是买的吗?庸医!”巴寺受到的冲击,迫使他跑到水槽。

“消消气,那回头给你找补脑的。”“打住,爸妈不在家,你就没好得瑟的。“巴寺想继续,可换个思路想哥哥是没做错什么。倒是自己的问题应该更严重。”看来你是见惯动物的生死了,已经习以为常。”

“是啊,可弟弟就只有一个!”对于哥哥突然的消沉,让巴寺有些过意不去。

14
“马睾丸?很补么?你现在是不是精力充沛?”大久好奇的像只狗。

“你们这些已婚,而且又离婚的老男人,还总在想这些色色的事情吗!”

“男人嘛,一辈子好色,从小就开始看姑娘。中学看,大学看,公交看,地铁看。永不歇息!”大久越发的有些激动。

“不要以偏概全,我也是男人,那叫欣赏。公交地铁用手机拍那种违法乱纪的事可不干。”巴寺想和大久辩解。

“那当然不是,我说的也是用肉眼欣赏。”大久的激动有些被巴寺打压下来。“像你这样秉持84精神的人,就要消毒社会上的不干不净。倒是你这一去,也看不到姑娘了。”

“滚蛋!”巴寺气不过大久的玩笑话。

“说真的,你临走前有什么愿望,找个姑娘啥的,我还是能帮上忙的。”大久说话的同时坏笑了起来。“得,你的姑娘来了。”

15
和小久闲逛的时候,巴寺看到了那位中年人。依然带着那条卡通围巾,一只手抱住她的女儿。巴寺记的那张脸,比早前憔悴了许多,却洋溢着与脸色相悖的笑容。中年人同时也注意到了巴寺,但并没有打招呼,而是转过身牵过一位孕妇。巴寺的心里更是趋紧一下。那一瞬间,巴寺觉得自己很渺小,而且对于自己现在的行为感到过分。

“如果不是因为我要死了,我们还能走在一起么?”巴寺面向小久,目光被锁定在阳光般的笑靥上。“如果我能不死,我们还会继续在一起么?如果···”

小久轻吻了巴寺的脸颊“会。”“还记得在海边游泳么,我腿抽筋喊救命。你直接就冲过来。自那以后我才发现你不会水,哈!”说完的小久藐视的笑向巴寺。

“嗯,多亏有大久,欠你们兄妹的还真多呢。”巴寺回想到当时的场景。

“也是在那个时候,就决定永远在一起的人,是你。“笑盈的小久抱住巴寺。

“起码不会听到妈和女朋友掉水里那种蠢问题。”

“如果时间允许,我会想出新的问题来!”怀抱小久的巴寺感觉到了来自胸口的湿润。

16
巴寺接到医院电话时感到很诧异。旁边的小久也紧张起来。

“您好,您是七十三的家属吗?”

“是,我是他弟弟。”

“好的,您哥哥现在在医院接受治疗,请您过来一趟。”

巴寺和小久匆匆来到医院,见到哥哥躺在病床上。一只挂上石膏的腿悬在空中。

“撞车?打架?”巴寺有些不解,一向单纯老实,绿灯都要再等两秒钟的哥哥会变成这样。

“今天站里送来一匹马···”

“你又摘睾丸啦?”小久拍了一下巴寺,让他不要乱说话。

“给他打针的时候尥蹶子了,就成了这样。”哥哥有些难为情:”小久也来了,不用紧张没多大事。”

“就说你是买的证!被‘马同志‘报复了吧!”巴寺显得不那么慌张后开始嘲向哥哥。

“你好,你是家属么,患者需要住院治疗,请过来签字。”

“好的。”巴寺随说话的护士到病房外询问状况。

17
“小寺他···”

“我都知道了,我也是不想后悔以后见不到他。”小久不想再提到伤心的话题,提前解释着。

“应该拜拜菩萨,我们兄弟俩怎么就这么背。”哥哥有些气不过,比起自己受伤的腿,自己的弟弟即将离世更让他心碎。

18
巴寺送小久上车后回到医院门口,掏出打火机的时候,一根烟递到他的面前。

借个火,那位中年人说到

“你的围巾呢?”

“出来的急,女儿睡了。我太太好像要生了,就跑来医院。”

“你···”巴寺有些犹豫要不要展开他心里和中年人心里同样存留的问题。

“呵,你还没疯,有些事知道了就不提了吧!“中年人知道巴寺想说什么,而止住巴寺的话。

“你才是坚强的那个。”

“我太太才是,而且以后会更坚强。“中年人吐着烟,有少许骄傲的表情写在他脸上,同时又期待着巴寺的理解。

“看来你说服了你太太。”巴寺认为自己正确的回应了中年人脸上的骄傲。

“是她一直在说服我,她的坚强一直支撑着我。希望可以看到孩子出生的时刻。”中年人的骄傲不止挂在了脸上,巴寺注意到他的眼神没有像在和病魔拼杀般晃动,而是有着希望般的深邃。这使得巴寺自惭形秽,如果谈论自己的所作所为,会不会被中年人所不齿。巴寺的狗屁逻辑,体验所谓的死前一刻,如石锤般敲击着他。

“他是真的,是真的面临死亡的那个人。我只是一个活在即将死亡的同时,享受着被关怀,被爱的赝品。”巴寺渐渐扭曲了之前的想法,想让一切重新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

19
巴寺从医院长廊的长椅上醒来,发现小久依偎在身边。这让巴寺感到温暖,同时又感觉对不起小久。

“请问七十三在几号病房。”巴寺听到有人再叫哥哥的名字,看到是爸妈来了。

“你俩旅游回来了?”

“给你俩打电话都不接,就打给大久了”

20
“你一个兽医还让马给踢了,你可真行啊。“妈妈和爸爸看着傻笑的哥哥,巴寺也跟着乐了起来。转瞬间哥哥有些安奈不住:“爸,妈,小寺他··”

“小寺怎么了,30多岁的人了哭什么!”巴寺想到哥哥应该是忘了两人之间的约定,见到爸妈又悲从中来,急着告诉爸妈自己快要死的事情抢先道:“我吃了马睾丸,妈,没事,挺好的,补,可补了,回头让哥给爸也弄来。”

21
“什么,你是不是也被马踢了?这玩笑也能开。”哥哥将悬在空中的腿撩向巴寺。

“不,不是。是医生开的玩笑。”巴寺觉的是该将面对中年人时产生的想法付诸行动了。在这样下去,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

“所以你死不了了?”哥哥有些兴奋,同时见到进门的小久大叫了起来:“小寺不死了,不是,是根本不用死。”

小久有些懵,不知道哥哥在说些什么“那张病例是假的,作废啦!”哥哥继续叫到。巴寺望向小久尴尬的笑笑。小久明白了,清楚真相后夺门而出。

巴寺追到医院门口,看不见小久后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此时见到中年人慌张的跑着。巴寺好奇心的驱使下也追了上去。

22
“应该是生了。”

“恭喜你再一次当爹。”巴寺和中年人气喘吁吁的跑到产房门口。此时的中年人也体力不支的双膝跪在地上,一只手扶住头。巴寺觉的有些异样,上前和中年人搭话:“怎么样了你,叫大夫来吧”

“没,没关系。我就看下我太太。”巴寺扶起中年人坐到长椅上,一起等待中年人的太太。巴寺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的心情。像是自己的孩子要出生般焦急。他看着中年人坐在那里均匀的喘着气,应该没什么问题。周围的空间非常安静。巴寺双肘顶在膝盖上,双手扶住额头,发热的耳朵能听到的只有秒针发出的啼啼声。当医生们推着中年人的太太出来时,巴寺拍拍他。

23
巴寺有些懊恼,愤怒。他认为老天爷捉弄了他和中年人。一个即将逝去生命的男人只是想最后见一次自己即将临盆的孩子和一直鼓励他,为他坚定信心的太太。如此坚强的生命不能继续下去,对巴寺这个亲身经历这一切的人来说,难以承受。巴寺越发觉的自己只是一个小丑,有那么一刹那,他希望那份病例真的属于自己。希望可以挽救这个坚强的家庭。希望中年人会继续围着那条卡通围巾,笑向女儿。

24
“小久啊,开心行不行,笑笑行不行,你哥我可是放了年假出来玩玩哒!”

“你们玩吧,非叫上我做什么?”小久此时还没捋顺自己的脾气,对于巴寺先前的谎话耿耿于怀。

“大家出来,到海边散散心不错啊,何必板着个脸。”

巴寺对发生在中年人身上的事情还存有丝丝失望。一路上没什么精神,他心里始终过不去这道坎,认为自己才是夺走中年人生命的那个人。他应该提前就想到那个男人需要看医生,而不是两人一起等待中年人的太太。

25
海边一个铺满木板的码头上,小久坐在上面。巴寺缓缓走来坐在小久的身边。

“我也不能原谅自己,更别说希望得到你的原谅。”巴寺想找个人倾诉这件事情:“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希望你愿意听完。”

26
“所以是那个中年人调换了你们俩人的病例?”小久睫毛上的水珠被海风吹散。

“嗯。” 巴寺觉的说出来后释怀了许多:”当时约你出来,我不后悔。即使那样是骗了你。”

“是我哥告诉我你要死了,如果你不找我,我也会去找你。”清楚巴寺所讲的事情后,小久渐渐舒缓的情绪。“那你为什么没有出来追我!”

“对!你怎么跑那么快,到医院门口都找不到你了?”

“我?在卫生间,毕竟···”当小久知道巴寺不会真死的时候,同时浸泡在欢喜和委屈的她躲了起来。

“毕竟什么啊,臭丫头!”大久不知何时来到两人的身后:“84,帮我整理一下鱼竿。”

“我这朋友当的也是前无古人了!你要死了还领你出来散心,还撮合我妹妹给你。上哪找去!”大久难掩心中的郁闷,唠叨起来。

“死什么,你没告诉你哥么?”巴寺已经忘了告诉大久实情这件事。

“你撒的谎,我告诉什么,我以为哥已经知道了呢!”小久不耐烦的样子被大久看到。

“什么,撒什么慌了。你是不是欺负我妹妹了?”大久拿出鱼竿撩向巴寺。

“他拿的病例是假的,他根本就不会死,哥!”

“啊?假?”大久抛下鱼竿顺势抓住巴寺亲了上去“王八蛋,拿我当狗耍呢!下去吧你!”还没缓过神的巴寺被大久推下了海里。

“哥!他不会游泳!”小久大喊。


大同二级消防工程师培训
眉山二级建造师培训
猜你喜欢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