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猴子SEO-许云帆-许云帆 【连载】两生花(1)许云帆、许云帆

小猴子SEO

当前位置:小猴子SEO>SEO资讯>

许云帆 【连载】两生花(1)许云帆

发布时间:2021-05-17 19:58   来源:网络 关键词:许云帆

许云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查小茶从梦靥中醒来,看着在脚边躺得展油活水的金毛犬花花,才知道自己依旧活着,很安全,很亚健康。梦里她睡在地狱里,不听使唤的身体一会儿如被熊熊大火燃烧般的烫,一会儿又犹如躺在盛满冰的浴缸中等待取肾般的绝望。但也只是心如死灰般无望而已,丝毫谈不上恐惧,因为地狱小鬼们对她的十八般折磨,她已经领教了不少,鬼见三次以上,你就会觉得不就是个鬼么,鬼使的招终究还是鬼把戏,登不上台面。

可是查小茶还是醒了,被花花的如雷般的鼾声吵醒了,她有点遗憾,因为做了一个没有结局的梦。她努力幻想最后的最后她会进入到何番天地,但是想来想去,还是被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外加一只狗的眼前景象瞬间拉回了现实,再丰富的想象力在枯燥的现实面前,终会苍白而退。

这就犹如白天发生的事情,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何止骨感,简直是把人戳得骨髓都要出来了,让人无地自容。


今天原本是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周五,对于混过今天这周就完事儿的上班族来说,查小茶表面上动作精炼地在电脑前做着下个月酒店前台、客房与餐饮部员工的英语培训计划,内心却慵懒地期待今晚与男友许常在本市海拔最高的酒店的顶层旋转餐厅享受二人世界的美好景象。突然QQ上弹出一个对话框,果不其然,大暑又失恋了,并声称分手的前一晚那娘们还把他给睡了。

查小茶还沉浸在与男友一周未见胜新婚的幻想中,觉得枯燥无味的培训计划表都散发着甜蜜蜜的味道,自然懒得看大暑发来的大段大段的牢骚和无数个流泪的表情。大暑看到她久久不回信息,于是使出了大招—对话框抖动。这酒店的老电脑,只要同时打开几个程序就慢的要死,再抖两下必定死机。查小茶无奈了,只得对计划表说周一见,然后专心致志地安慰着她的大学同学加男闺蜜—大暑同志。

“中午你请我吃个饭呗,安慰安慰我这碎一地的玻璃心。”大暑的电话直接进来了。

“败给你了,好吧,反正我这有对象的人,也安慰不了你那被人睡过又抛弃的身体。”查小茶想着中午也不吃食堂了,变相犒劳一下自己:“那老规矩,折中一下路线,同时坐地铁,还在‘锦绣江南’见。”

锦绣江南饭店紧邻查小茶的大学,是查小茶最喜欢的饭店,除了口味正宗价格合适以外,最重要的,她与大学室友第一次庆生在这里,与许常第一次吃饭在这里,大学每一次的聚餐直到毕业散伙饭一直是这里,这是令她舒服自在,像回到家里吃饭一样,恰好离她工作的地点不远,所以每次工作空档吃饭,自然这是第一选择。

“你是怎么搞的,处一个吹一个,我觉得你应该反省一下自己。对了,再给我来个玉米烙。”

“艾玛,抠死了,就知道玉米烙玉米烙的。”大暑开启了祥林嫂模式:“你说,有她这么做人的么,天天嫌弃我这个计较我那个,满眼都是我的缺点,我还觉得她有洁癖呢……”

“能和你这样的人同床共枕,人家肯定没洁癖。”

“咳,当我今儿没找你,反正在你眼里就你们家许常最好,行了吧。不过说真的,你们有过结婚的打算吗?大学四年工作两年,也不短了。”

“有啊,我们就是奔着结婚而去的啊!哪像你,一个又一个,自己快活了还觉得人家有洁癖。”

“查小茶同志,今儿说好是你安慰我,怎么成了你批斗我了,没劲!”大暑向来爱搞怪,话音刚落,侧脸四十五度,咕咚一大口喝了半杯冰可乐,正准备眯起已经撑大的眼睛做一个超爽的“透心凉,心飞扬”的表情,突然,那被冰水混合物的清凉感撑大的眼睛定格在了酒店西北角。

“噎死了?”查小茶已经习惯了大暑出洋相,不以为然地继续吃她的玉米烙。

“还不一定谁噎死呢。”大暑终于把定格住的眼睛转向了小茶,然后示意她往西北角看,

查小茶顺着大暑的眼神回头,在酒店的西北角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那件灰色的耐克卫衣是商场打折时她买的;Lee的牛仔裤是她下班路过商场的橱窗,看到模特穿着很好看,于是果断拿下的;那拿着筷子的右手若隐若现的手腕上好像还带着她发了年终奖以后送给他的天梭表。

老套的打扮必然意味着老套的结果,没错,就是许常。

查小茶的玉米烙还噎在嗓子眼儿里,无法下咽,因为她看到了许常对面的女人,没错,是许常的母亲—许云帆女士。

当一个人全神贯注注视着你的时候,你自然能感觉到,于是,顺着许云帆瞬间凝聚的目光,许常也回头看到了查小茶。

“阿姨好,阿姨什么时候来的?”查小茶脸上的表情极其不自然,像做错了事的小学生一样摆弄着衣角。

“中午刚到。你和男朋友吃饭呢?”许云帆像抓住了把柄一样,语气里满是挑衅。

“妈你说什么呢,这是我们大学同学大暑。”许常马上站起来拉过大暑,好像他和大暑才是亲哥们。

“我没问你,你急什么。一个有男朋友的女人还能轻易和别的男人单独约会?”字字犹如充满着丹田之气的珠子,一颗一颗饱满而清晰地从许云帆嘴里蹦出。

“这都什么年代了,妈,小茶不是这样的人!”许常一把拉过小茶,这回他左边是大暑右边是小茶,许云帆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那里,她没有想到儿子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给自己留一点面子。

“阿姨,我知道您一直反对我和许常,但是请您尊重我。”查小茶的声音也提高了八度。

“是呀,阿姨,您多想了,我和小茶是大学同学,铁哥们,许常和我们又是同一届的校友,我们彼此都知根知底的,再说了,就算小茶是这样的人,我也不是这样的人啊……”不知什么时候大暑已经坐在许云帆旁边并且上手给许云帆倒水了。

大暑对许云帆也久仰大名,对于许云帆反对许常和小茶的事情也略知一二,现在又是因为自己而连累小茶在未来婆婆心中又减了十分,自然心中过意不去,想发挥自己和稀泥的本事缓和一下气氛,转移一下话题,没想到全败在最后一句“就算小茶是这样的人,我也不是这样的人”上,此时查小茶和许常已经在心里对大暑划了无数个圈圈,恨不得诅咒他嘴瘫。

“少来这套,轮不着你说话!”许云帆极其反感这种充满市井气息的套近乎,本想挥手阻止他继续给自己倒茶,但没想到挥歪了,打翻了杯子,滚烫的茶水洒到了自己的裤子上,只是好面儿的性格迫使她没有“哇”一声大叫出来。

“妈,你没事吧?”

“阿姨,你没事吧?”

许常、小茶与大暑三个人同时围过来,许云帆恼羞成怒地向门口走去,许常低声对小茶说了句“下午微信”后,也匆匆结了账,拎起许云帆的皮箱,紧随其而去。


“吃完吃完,别为了个老女人浪费钱!”大暑揽着小茶往自己的餐桌走去。

“他妈还是那个态度呗?”大暑给小茶又点了一盘玉米烙。

“嗯。”查小茶低头吸着饮料。

“自打毕业以后见你那次,这期间一直没有再见过呗?”

“我哪儿敢见啊,他妈始终没有点头,就因为他家是南方的,而我是个北方人。”

“但是他现在又不在老家生活,你们大学毕业还不都是留在这里打拼了。”

“他妈对做酒店的有偏见,觉得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素质也低。”

“咋能这么说呢?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状元。”

“得了吧,你那就是理论,酒店业本来就是在夹缝中生存。这回他妈指不定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查小茶一点吃的心思也没有了,深呼吸几下,扭头望向窗外。

吃过饭刚回到办公室,许常的微信就进来了:“我妈这次来,主要是给我联系工作的事儿。”


“你不是在建科干的挺好么。”查小茶所说的建科公司,是许常毕业后应聘的一家本市比较牛X的建筑设计公司,许常专业对口,在设计部做设计助理,虽然就是做些设计师整理设计稿、填写设计修改表送设计总监审阅等打下手的工作,许常却也感到充实。

“我妈在老家给我找了一份工作,挺稳定的,希望我回去。”

“那你怎么想?”查小茶都渴望有个稳定的生活状态,但此时“稳定”两个字却让她觉得刺眼。

“中午我妈一下飞机我就接上她直奔‘锦绣江南’了,这不想在这个地标性饭店表达一下我对这个城市的感情和对你的感情,感化一下她么,结果来了这么一出。”

“真不对起,是我碍事儿了。”其实查小茶也知道许常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但是自己中午的委屈一直没消,没人安慰,她又觉得许常把责任都推到了自己身上,于是无名火一下子上来了,继续发了句:“随便你。”

“怎么就是随便我?你这什么态度?我为你都做了些什么你不是不知道!”许常直接由打字改为了发送语音。

查小茶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直接点开了语音,格子间的办公环境再借助扬声器的效果,至少方圆三五米之内的同事都听到了,她偷偷瞄了一眼人资部总监苏姗,发现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正盯着电脑聚精会神呢,于是她转身往洗手间方向走去。

“最委屈的人是我,你还和我唱反调!”查小茶坐在马桶盖上压低声音打电话。

“我知道今天让你受委屈了,但是我想和你说,我不会回去,我肯定和你在一起。”

“然后呢?”查小茶的语气仍然是冷漠的、生硬的,因为自从大学毕业后第一次见了许常的父母,她就一直处在“被反对求挣扎”的地位,许常也一遍一遍地重复并强调肯定与她在一起,但是然后呢?话说完了,然后呢?谁也不提这个事情,谁也避开这个话题,仍然过着每天微信每晚视频每周见面的小日子,一切貌似和平美好。但什么时候有个所谓的结果?而其中的过程又将会是什么?因此,这样的话语丝毫起不到感动和安抚的作用,相反,只能加剧她的恐慌与不安。

“你听我说,我妈这次特地为我工作的事儿,请假飞过来,在家那边想必也托人求情送礼,她这么要强个人,我即便不回去,也不要这几天太给她添堵,我想和她平和地谈一谈,我也会创造机会让你表现表现,让她对你的态度改变改变,然后咱们再谈下一步,你说呢?”

“好吧。”既然许常这么说了,自己唯一的出路就是听他的,配合他,争取合作机会才有共赢可能。


晚上的约会自然泡汤了,许常要去安抚许云帆,查小茶也听从许常的安排,下了班匆匆卸了妆,又补了个淡妆掩盖一下脸上的痘痘和黑眼圈,换下了酒店的套装,穿着日常的连衣裙平底船鞋,一副乖乖女的模样,匆匆赶往许云帆下榻的酒店,在附近买了烫伤膏、除疤霜和一些时令水果,心里还在为晚上的旋转晚餐感到惋惜。

“妈,你看,还是小茶想得周到,烫伤膏、除疤霜是正经东西,不像我,就知道拿冷水冲。”许常尽力语气放轻松。

“阿姨,我给您洗水果去。”作为四星级酒店世嘉酒店的培训主管,查小茶并不是个容易怯场的人,但在许云帆面前,她却恨不得能躲一会是一会,否则整个人都会被许云帆看得发烫、发毛。

“我又不是没吃过水果。”许云帆头也不抬,眼睛就没离过ipad。

查小茶拎着袋子楞在那里,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脸涨得通红,她很想把袋子扔在地上摔门而去,但看到许常乞求的眼神,她便忍住了自己的愤怒。

“妈,小茶来看你,咱们也谈谈吧。”许常接过水果袋,示意小茶坐下,但是小茶没动。

“ 没空,我要休息了。”

“那阿姨,我先走了,您休息吧。”小茶头也不回地走了,当然,还是轻轻带上了门,没摔,她深知,如果响声大一点,就彻底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

许常追出来,在酒店下面紧紧抱了抱她,便上去了,毕竟这时候,许云帆是重中之重。

查小茶回到公寓,那是世嘉酒店为管理人员租的,她和财务部的高西西一起住,高西西最近去同行酒店参加系统培训,只剩小茶自己,抱着两人共同饲养的花花,想着本来自己是安慰大暑受挫,但是自己却狠狠被虐,理由仍然时千百遍电视剧里播放的“他妈妈不喜欢我”。查小茶没有心思吃饭,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后来就如文章开头那样,梦到自己下地狱被炼,再后来,被花花的鼾声惊醒了。

回忆起白天的一幕幕,查小茶觉得自己以前有一颗回答错老师问题就不能原谅自己的超级无敌强的自尊心,从什么时候变成了当众被虐却仍能忍气吞声的二皮脸?自己究竟图个什么?


周口一级建造师培训
泉州二级建造师培训
猜你喜欢

热门话题